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兵王狂少 第三十六章 私自行动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旅游

兵王狂少 第三十六章 私自行动一直跑回车上,顾苒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一片红晕,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羞的。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终归还是一

兵王狂少 第三十六章 私自行动

一直跑回车上,顾苒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一片红晕,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羞的。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终归还是一个女孩。

次看到顾苒露出这样尴尬的表情,饶有兴趣地笑道:“早就説了,单凭一张嘴也能打败你,现在信了吧?”

“你还説!我要杀了你!”顾苒突然暴起,抓起旁边的一罐红牛就往砸去。

不躲不闪,只是狡猾地一笑:“难道你还想试试?”

顾苒举在半空的手不由得停住了,犹豫一阵,终究还是愤愤地缩了回来,咬牙切齿地説道:“如果不是晚上还要带你去吃饭,真想一枪毙了你!”

悠然自得地整理一下刚买的西服,问道:“这就对了嘛,俗话説过河拆桥,你这河才过了半,急什么。其实我很好奇,你跟那个看起来颇为嚣张的齐思聪是什么关系?”

顾苒叹了口气,説道:“告诉你也无妨,一会如果我妈问起,你也不至于一无所知。齐家跟我们是世交,我爷爷跟齐思聪的爷爷当年也是一起并肩作战的弟兄。xiǎo时候,我跟齐思聪在一个院子长大,家里人看到他喜欢跟我玩,于是半开玩笑地説不如两家结为亲家。我妈当时估计也是一时兴起説説而已,没想到他们家却当真了。”

“于是,我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跟齐思聪一个学校。我也知道,这是他们家特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和齐思聪有多diǎn机会接触,可是我心里却是非常反感,如果不是怕给家里惹麻烦,有时候看着他那副可恶的嘴脸,我真的想一枪崩了他。”

听到这里,真的感受得到她语气中的杀机,不由得感叹怨念中的女人真可怕。

顾苒眼神迷离,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接着説道:“等到大学毕业之后,齐家就他一个男丁,自然不会让他跑去外地。而刚好我二伯被调到了南都,所以我也就偷偷跑了过来。二伯和二婶给我説了不少好话,才将家里人劝住,没派人来把我带回去。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跑到哪里去……”

看着顾苒眼圈泛红的模样,确实始料不及,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顾苒也有这样的故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説道:“那你中午跟他的擂台赌约又是怎么回事?”

“在来之前,他就发短信跟我説,南都和禄州要进行一场搏击交流活动,如果南都方面输了,他就要我离开南都,回去禄州。而他输了,就不再去我爸面前説三道四。”

“没事,没事……我们不是赢了嘛。”安慰道。

“晚上还有一关,我跟我妈説我在这边有男朋友了,暂时不会回去禄州的。”顾苒抹了抹眼睛,望着説道。

一瞬间便反应过来,説道:“那个男朋友不会就是我吧?”

“猜对了。所以你跟我説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俩统一口径,免得待会在餐桌上露出马脚。”顾苒直直地盯着,显然还是想知道他是否隐藏着秘密。

“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説的?”

“还有很多可以説,例如你年纪轻轻,这身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为什么以你的身手,怎么会在博文集团做一个xiǎoxiǎo的业务员,而且才刚入职,就发生了那么多事。还有你后背的枪伤又作何解释?”

“果然是刑警,跟你聊天老是有种被审问的感觉,真不好玩。”这些事情还真的不好解释,只能打个哈哈,试图从这个话题跳出去。

“铃……铃……”

顾苒的突然响了,她只好暂时放下对的追问,掏出看了看,高兴地説道:“妈,你到啦?好的……君山公馆,我马上过来。”

放下之后,顾苒心有不甘地望了一眼,説道:“算你走运。”

随后,她从口袋中掏出一部,扔给,继续説道:“给你用的,号码卡还是原来那个。瞧瞧你,多大的人了,衣服没个正样,坏了也不换。”

在略显尴尬的笑声中,顾苒已经掉转车头,向君山公馆进发……

而在另外一边,齐思聪正和几名同伴围坐在一个xiǎo房间里面。看样子他心头的怒气还没有完全消散,脸上一直阴晴不定。

看到人都到齐了,他站起来看了一下时间,神情严肃地説道:“现在是下午三diǎn,我要你们分成两队,每队三十人……”

説到这里,齐思聪顿了一下,扭头看了旁边的梁笑白一眼,继续説道:“梁笑白指挥队,李奇指挥第二队。”

虽然他一直以来对梁笑白的态度很不满,可是不得不先把个人恩怨摆到一边,谁叫人家的武力值高居禄州刑警的位。每次遇到危险的任务,总需要人dǐng在前面冲锋陷阵,梁笑白无疑是人选。

至于刚才的事,齐思聪唯有先把账记下,秋后再算。

“齐队,我们是要执行任务?”李奇疑惑地问道。

不止李奇,其他人也是一脸迷惘。这次他们以为过来南都只是一次例行的交流活动,压根没听説过还有什么任务。

齐思聪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扔到了桌子上,説道:“这是早上出发前海关缉私处传过来的资料,我们有足够证据证明南都市的两大黑势力牵涉货物走私,数额巨大,而且还很有可能存在手枪等军火交易。”

等到大家将手上的文件浏览一番,齐思聪继续説道:“由于走私的货物是通过我们禄州的港口上岸,然后再转运到南都,所以我们打算借这次交流活动的机会,出其不意地对涉案人员进行逮捕。”

“齐队,那我们有通知南都警方进行配合么?”李奇也算是队里的老资格了,这些规章制度他自然十分清楚。

“这次我们是单独行动,所以没有知会南都方面。”

“这样好像不合规矩吧?我们毕竟是跨地行动,如果……”

李奇的话还没有説完,便被齐思聪挥手打断,説道:“这两个团伙在南都盘踞多年,根深蒂固,难保南都警方没有他们的眼线。哼,既然案件落到了我们手上,就不能让他们继续嚣张。”

“可是……”

李奇本来还想説些什么,不过被旁边的人扯了扯衣襟,也就忍住了。

齐思聪看了他一眼,继续説道:“没有可是,出了问题有我dǐng着,你们担心什么?我一会要去陪南都的顾局长吃饭,七diǎn钟你们准时行动。梁笑白的队去春华园,李奇的第二队去纪家大宅,一切听从两位队长的指挥。你们立功的时候到了,只要将这两个毒瘤的大本营铲除,那离将他们连根拔起只是时间问题了。”

説完,齐思聪向两位队长交待一番便先行离去。

“笑白,你怎么看?”李奇看着手中的卷宗,总觉得这事有diǎn不靠谱。

梁笑白皱着眉头,一脸鄙夷地説道:“就凭这几样根本无足轻重的所谓证据,就敢上门搜查,我看也只有他一个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上面根本就没有批复这次行动,不然没有理由不知会南都警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能説齐思聪想立功想疯了。”

“那我们要不要打回局里请示一下?”李奇问道,这是他想到的保险的做法,万一惹出什么乱子还有个高的dǐng着。

梁笑白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微笑:“暂时不用,既然他想要打压一下南都的地下势力,那我们就顺势出diǎn力。成功了,也算是为民除害,失败了的话,黑锅也不用我们背。”

李奇听得一阵疑窦,问道:“以齐思聪的为人,行动一旦失败,怎么可能不用我们背黑锅?笑白,怎么回事?”

威信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沙癫痫病医院
昆明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温州治疗阳痿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