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车流中行乞三名儿童获救助组图

2019年09月14日 栏目:旅游

> 车流中行乞三名儿童获救助(组图) 10:42:27苏小文拍摄的行乞儿童(图片来源:河北)博友近百小时追拍行乞儿童苏小文,女

  > 车流中行乞三名儿童获救助(组图) 10:42:27

  苏小文拍摄的行乞儿童(图片来源:河北)

  博友近百小时追拍行乞儿童

  苏小文,女,某公司负责人,微博在新浪安家。在发现并抓拍了个行乞儿童后,她在之后的近100个小时里,六次追拍行乞儿童。她抓拍的一个男孩,一度被失儿父亲认为是自己丢失的儿子。

  从初四到初八她追了96小时

  苏小文说,正月初四下午两点十分,她和男友在平安大街和裕华东路交叉口,发现了一个行乞儿童。当时男友开车,自己拿出准备拍照时,错失了角度。她只记得那是一个女孩,十岁左右,头上包紫红色头巾。

  初五中午,她拽上男友,又到了前一天遇到女孩的地方。 紫红色头巾 没有出现。顺着平安大街往北走,在和中山东路交叉口的地方,苏小文意外拍到了两个男孩。在将男孩的图片上后,让她彻夜难安的几十个小时开始了。

  照片很快被转发

  初五晚上八点,苏小文将拍到的照片发到自己的微博里,五分钟后,她的这条微博被 解救乞讨儿童 转播,两小时之后,这条微博已经被七十多个博友转了出去。

  晚上十点,苏小文进入新浪的 寻人信息 栏目,在翻看一个十岁男孩的资料时,突然觉得他和自己中午拍的孩子非常像。

  进一步比对两个孩子的五官后,苏小文觉得这个叫 朱毅龙 的十岁男孩,就是自己照片中的小男孩。 朱毅龙,四川口音,于2009年8月1日下午两点,在广东江门走失,身高1.3米左右

  儿童车流中行乞很危险(亲贝配图)

  走失儿童父亲说 不是自己儿子

  2月9日,也就是农历正月初七,苏小文和朱毅龙的爸爸取得了联系。朱毅龙的爸爸反复询问了苏小文的拍摄过程及对男孩的所见所闻,他说,自己一度认为那孩子就是自己丢失的儿子,他和我的儿子长得非常像,但基本可以肯定他不是朱毅龙。

  是不是自己的骨肉,能辨认出来的。他像,但不是。 朱毅龙的爸爸在中说,但他还是不死心,希望苏小文能拍一个更清楚的照片或视频。

  初七中午,苏小文又带着自己的男友去了中山东路和平安大街交叉口,在先前拍到 朱毅龙 的地方,没有见到这个男孩。

  初八那天,苏小文开着车,沿着裕华路至中山路段的平安大街走了一个来回,这也是这几个儿童平时的乞讨范围,其间她见到了其他三个行乞儿童,在拍摄后,上传了两人的照片。

  乞讨儿童没有出现

  昨日14时30分许,市公安局打拐办民警、市救助站工作人员,按原定时间在火车站附近集合,新华分局民警也赶来协助。

  大家先来到中山路与公里街交叉口便道,也就是本报2月10日走访时,曾发现两名妇女各带一名儿童乞讨的地方,结果没有看到乞讨儿童的身影。随后,大家又来到火车站广场、东方购物中心等繁华商业区,寻遍角角落落,均未发现乞讨儿童的身影。

  石家庄市区大部分乞讨人员都是外省来的成年人,他们大多回老家过春节去了。现在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在全国影响很大,日前发现的那两名带孩子乞讨的妇女,可能暂时躲了起来。 市救助站万科长说。

  解救一名拦车乞讨儿童

  当大家乘车沿中山东路自东向西行驶至平安大街附近时,远远发现,一名小男孩手拿缸子穿梭在飞快的车流中,等红灯亮时,便敲开停下来的车辆门窗乞讨。

  大家悄悄把车停在附近,市打拐办身穿便装的民警,从车流中穿过接近小男孩。此时,小男孩正在敲击一辆轿车车窗乞讨,民警上前拉住男孩的胳膊,把他带到安全地带。这时,男孩开始反抗,拉着护栏不撒手,并高喊: 妈妈!妈妈!

  民警和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他: 放心,我们会找到你妈妈的。 耐心劝解了很长时间,男孩才松开栏杆,走上救助站的面包车。

  这时,在该交叉口北侧,民警发现还有一个孩子在车流中拦车乞讨,两名裹头巾的妇女在便道徘徊,像是乞讨儿童所说的 妈妈 。这两名妇女看到民警来了,都蹲在便道的角落里。上前询问,她们都自称是甘肃岷县人, 我们是扒火车来石家庄的,带的都是亲生儿子。

  为行乞儿童采血样(亲贝配图)

  一名妇女带着孩子溜了

  这时,其中一名妇女以要找自己的孩子为由,走到远处,与孩子一起溜了。

  这种事我们遇见多了,很多被救助过的乞讨人员都认识我们,远远见到我们就跑,我们也没办法。 救助站万科长说。

  另一名妇女在大家的劝导下走上面包车,之前那名走上车的乞讨儿童称这名妇女为 妈妈 。这名妇女自称姓吕,37岁,跟她乞讨的男孩15岁,还拿出两 张 石家庄至陇西 的火车票来解释说: 我老家甘肃特别穷,靠天吃饭,我们刚来石家庄没多久,因为孩子刚放了40天寒假,就是在孩子放寒假期间带孩子来乞 讨赚点学费,这是我们买的2月17日的火车票,准备在孩子开学之前回家。

  而救助站万科长说: 很多乞讨人员都拿这样的火车票,但等过了2月17日,你会发现,他们还在这里乞讨。也不知道他们的火车票是从哪里来的。

  又解救两名乞讨儿童

  这时,有热心市民给打称,在中山西路与中华大街交叉口发现有两名儿童拦车乞讨。大家迅速赶到现场,经过很长时间的劝解,才将一名妇女和两名乞讨儿童带上面包车。

  这名妇女自称姓张,31岁,是两名乞讨儿童的 妈妈 ,两个孩子都是男孩,一个6岁,一个12岁,同样也是来自甘肃岷县。这名妇女同样也拿出两张火车票来,也声称是孩子放寒假了,为了给孩子赚学费才来乞讨的。

  一名儿童被穿便衣的民警劝走(亲贝配图)

  乞讨母子相互拭泪让人心酸

  在去往救助站的途中,问一名小孩: 这么危险!车流中你不怕被车撞伤吗? 他一直低头不语,后来又告诉: 平时在石家庄没有住的地方,就是躺地上,妈妈把衣服盖我身上。在这儿每天就是吃方便面,吃馒头。

  不一会儿,孩子说饿了,那名妇女就从口袋中拿出两个馒头。另一名妇女不知怎么忽然哭了,她带来乞讨的那名儿童也跟着哭了,这名儿童先拿头巾主动给 妈妈 擦眼泪, 妈妈 又给孩子擦干眼泪。随行的工作人员看在眼里,都感觉很心酸。

  乞讨儿童吃上热腾腾的大米饭

  救助站王站长介绍: 这些妇女说的很多都不是实情,早在去年10月,市救助站就开始救助张某和她的两个孩子,至今已经劝导过她们五六次了。从她们与 孩子的亲热劲儿来看,猜测这些孩子是她们亲生的。在她们老家,已经形成了外出乞讨的风气。我们就曾经两次护送她们中的一些人回老家。

  在救助站,工作人员给她们端来热气腾腾的大米饭。此时,已经到了18时许。据统计,这场多部门多警种跨区域合作的行动历时近4个小时,主要时间都花在对乞讨妇女和儿童的劝解上了。

  一行乞妇女及儿童接受救助(亲贝配图)

  来历不明未成年人乞讨一律采集DNA样本

  市公安局打拐办负责人万翠山介绍: 我们会在尊重他们相关权利的前提下,按公安部的要求,对来历不明的流浪乞讨未成年人一律采集DNA样本,经检验 后将数据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同时,要积极配合民政、城管等部门做好流浪乞讨未成年人的救助工作。经检测,如果他们的DNA样本显示的确是亲属关 系,我们将对亲生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的,予以训诫、警告,交由市救助站和相关部门救助;构成违法犯罪的,要依法予以处理,进一步加大对拐卖 妇女儿童犯罪的打击力度。

  在石家庄市救助站,经过很长时间的耐心劝导,这两名妇女和三名儿童才让民警采集了血液样本。

  春节期间,由于建嵘微博发起了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 行动,全国各地公安、民政等相关部门都行动了起来,相继解救多名被拐卖儿童。石家庄市公安 局、市救助站联合本报行动,走上街头寻访乞讨儿童,了解详细情况。昨日解救三名乞讨儿童,并对他们及带他们乞讨的两名妇女进行血液样本采集。

  本报提醒:市公安局联合本报继续 打拐 ,建议热心市民发现被拐(或疑似被拐)儿童时,请在现场时间拨打110报警。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葵花金银花露
小孩流鼻血吃什么好
儿童口舌生疮
儿童眼屎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