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一座资源枯竭的东北小城以及准备出走的年轻

2019年03月27日 栏目:养生

虎嗅注:互联上大规模讨论东北经济的热乎劲儿似乎已经过去了,但东北面临的问题还确确实实地存在着。辽源,一个曾经依靠矿业崛起的东北小城,如今

虎嗅注:互联上大规模讨论东北经济的热乎劲儿似乎已经过去了,但东北面临的问题还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一座资源枯竭的东北小城以及准备出走的年轻

辽源,一个曾经依靠矿业崛起的东北小城,如今正在经历转型不利、人才流失的窘境。这座城市,也是东北目前经济困局的缩影。

本文转自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王博,:马吉英。

大年二十九,东北小城辽源,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丝毫没有冷却人们过年的热情。在矿务局(辽源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俗称辽源矿务局)的毛主席像下面,卖春联、爆竹、瓜果梨桃的小商贩们,竞相卡位,好不热闹。刘严(化名)开着私家车在人群中缓慢穿梭,一边小心躲避着商贩,一边用眼角余光寻找着要打“黑车”的乘客。

年前是出租车生意的时段,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冰天雪地里嘴角呼呼的冒着白气,只要车费涨得不是太过份,粗枝大叶的东北人很少会计较。以前,二十块钱可以把这个北方小城转一圈,现在起步费就要二十,让司机师傅打表计费根本不可能。当然,黑车的“黄金期”只在这几天,生意好时,刘严一天可以赚五六百块钱,几天开黑车的钱就能顶他一个月的工资。

刘严不到三十岁,却有两份工作。他的本职工作其实是辽源矿务局的一名普通工人。近几年,煤炭资源枯竭,不断减产,渐渐的福利没了,工资也无法正常发放,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办法,不能坐吃山空,于是他花几万块买辆二手车出来拉活。在矿工中,刘严还是比较幸运的,他是矿山地面工厂的员工,虽然工资没有下井作业的工人多,但好在时间更自由,能做做兼职。平时下班后,刘严就出来开私家车拉活。早年,一些年纪大的矿工为了维持生计,买不起车就开摩托车赚外快,当然,在全中国冷的东北地区,摩托车拉活在冬季并没有市场。

摄影:王博

辽源矿务局中央广场的毛主席像是这个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1968年12月,当全国掀起知青下乡高潮时,这座主席像也建成了。那时,矿务局还没有进行工龄买断,也没有实施改制,在此后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间,矿务局为辽源市走向工业化立下了汗马功劳。而由于体制内分房、接班就业、自配医疗等国企福利,矿务局的矿工子弟长期成为相亲市场抢手的资源。80年代进入矿务局要全市公开招聘,前几名都是当时少有的大学生。于庆国(化名)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1981年,于庆国正二十出头,以全局的名次进入矿务局,此后,成家、生子、出仕,于庆国的大半辈子都在矿上渡过,对于东北矿业几度沉浮,他可以从繁荣讲到落寞。“现在,辽源矿务局的年轻人约占总员工的1/5,资源枯竭给年轻人带来了工作和生活上的茫然。”他说。

资源枯竭型城市的转型发展一直是世界性难题。中新社曾在2016年发表过一篇文章,称中国东北三省的资源型城市达40多座,辽源则是中国首批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试点之一。辽源市位于吉林省中南部,四季分明,因东辽河发源于此而得名。

矿务局广场上停着一排拉私活的“黑车” 摄影:王博

从古至今,辽源都是东三省中典型的因煤而兴、因煤而衰的城市。这个城市曾因资源丰富在清代被辟为皇家“盛京围场”,辽源煤田于1911年就被开采。在抗日战争时期,辽源又因煤炭资源丰富成为日军抢占的重要区域,当年,很多矿工就在日军屠刀下丧生。

90年代之后,中国煤炭产业既走过了价量齐跌的窘境,也走过繁荣发展的“黄金十年”。于庆国回忆,2005年到2015年间是矿务局的十年。那个时候,工资照常发,逢年过节工人们不仅有奖金,工会还会搞各种活动,发纪念品。

矿务局乃至整个东北矿业近十年的繁荣来自于行业和政策红利。2004年,东北大部分国企响应国家号召对于部分员工进行工龄买断,这让企业卸去了一部分包袱。而从2005年开始,煤炭行业也出现好转,煤炭价格不断提高,有的甚至翻了一倍,很多企业扭亏为盈。要考量这段时间的煤炭价格上涨原因,可以追溯到房地产行业的十年暴涨。从2005年开始,我国大中城市房价开始上扬,各地出现炒房团身影。作为房地产上游产业链,钢材、煤炭也随之水涨船高。

但另一方面,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开发,也让辽源成为典型的煤炭资源枯竭型城市。刘严说,矿务局基本挖不出来煤了,而余煤还越来越难卖。国家推行“煤改气”以来,东北的很多煤厂都面临这一问题。

摄影:王博

2016年之后,很多像辽源一样的资源枯竭型城市都在利用自身优势积极转型。2017年,辽源市继续在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文化、旅游、金融等领域进行探索和实践。在几年时间里,这座城市首开了中国人工驯养梅花鹿的先河;建成了国内袜业项目,成为“中国棉袜之乡”;在东北黑土地文化(剪纸、二人转、琵琶)的基础上发展旅游业。与2010年相比,2015年,这座城市的产业比重下降2.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比重提高1.6和0.7个百分点,产业优化趋于合理。辽源这座因煤而兴的城市,正在慢慢摘掉“煤城”的帽子。2016年上半年煤炭行业完成工业总产值6.3亿元,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仅为0.9%。

城市在改变,但矿务局的处境却越来越举步维艰。

矿务局的年轻工人大部分都来自技工学校,由于矿山越来越不景气,很多技工学校已经招不到学生,开不下去了。现在,矿务局的一线工人中,大部分年龄都在45〜55岁之间。这部分工人有的像于庆国一样即将退休,有的则像刘严一样因为煤炭行业的局限性、文化基础差、知识面窄等原因,很难进行调岗和再培训。

如今,矿工们盼望的则是过年时矿上不要拖欠工资,过年礼已经成为奢望。直到现在,刘严也只是拿到了去年11月份的工资。

辽源这座因煤而兴的城市,正在慢慢摘掉“煤城”的帽子。然而振兴中的东北,不仅需要吸引高端人才回流,也要想更多的办法避免年轻工人外流了。摄影:王博

以刘严为代表的矿务局年轻工人或将成为尴尬的一代——他们没有享受到父辈时期的发展红利,又不得不承受着行业转型的阵痛。对于未来,刘严能想到的更好出路就是走出东北。如今,北京、上海、三亚、秦皇岛、杭州等很多旅游资源丰富的城市,都成为东北人寻找出路的站。

如果年轻人都出走了,这座小城的希望又在哪?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