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潮汐进化 第275章 铁面具与替死鬼

2019年10月13日 栏目:健康

潮汐进化 第275章 铁面具与替死鬼由正门进入圣修姆大教堂,正对着的就是祷告大厅。宏伟,精致,凯洛特能够想到的对于建筑物的赞美之词

潮汐进化 第275章 铁面具与替死鬼

由正门进入圣修姆大教堂,正对着的就是祷告大厅。

宏伟,精致,凯洛特能够想到的对于建筑物的赞美之词在这里似乎都可以用上。

想着等会儿可能要把这里毁掉,心里竟然还有些微的不舍。

把多余的情绪抛弃,凯洛特将注意力重新转回手上要做的事情。

“凯洛特,安装炸弹!”

特一处的队长从后面走上前,经过凯洛特身边,在擦肩而过的同时留下这么一句话。

凯洛特停下脚步,看着对方小跑着离去的身影,微微眯起眼睛,他们这么急,那他就得稳下来。

与敌人所想背道而驰,只有这样才能将他们击败。

安全排查的时间为十五分钟,凯洛特漫步在走廊间,他似乎不太着急,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嗯......来了?”

脚步停下,凯洛特嗅到了特殊的气味,因为汐流被他留在了酒店,所以现在对于周围气息的收集需要他自己来。

所幸潮汐血脉虽然剥夺了一部分他的视力,在嗅觉方面却是大大的强化,特别是对血腥味的敏感程度,相比于鲨鱼之类也是不遑多让。

血腥味,是的,凯洛特明显的感觉到了空气中存在血腥味,加快脚步,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某种机会。

拐角,又是拐角,到了!

在其中的一处衣帽间前停下,凯洛特捏住手柄缓缓打开,血腥味扑面而来。

喝!

里面有人沉声低喝,凯洛特刚迈步进去,看到地上脖颈扭曲的尸体,就有一只骨节粗大的手,从旁边向他的脖颈伸来。

早有准备自然不会手忙脚乱,凯洛特右撤一步避开手掌,左手关上门,看到那名刚杀人不久的凶手。

中年男人,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脸颊右侧有狭长刀疤,身边的长凳上放着一个铁制面具。

“铁面具米波·维克托!终于还是来了,可是让我等的心焦啊。”

凯洛特放下手中的铁箱,整个人倾轧上去。

五分钟后......

衣帽间的门再度被打开,一位身着整洁的圣职者从里面走出,面色温和,脸上带着笑容,仿佛由心底对即将到来的落成仪式感到高兴。

如果仔细看,这张脸似乎与衣帽间内躺在地上的那人一模一样!

铁面具米波·维克托,近两年活跃于弗兰德公国地下世界,手上沾了不少人的鲜血。

这个通缉犯为特殊的地方即他的面具似乎是一件魔法道具,可以通过割下他人的脸皮来进行易容,一般人单凭面目看不出任何端倪。

这是特别行动处在数十次与对方错过,并且几天后在另外的地方发现某具没有脸面的尸体的经验中研究出来的结果。

凯洛特一直没有行动而选择闲逛的原因就在这里。

昨天晚上,凯洛特在与特一处的人交谈过后,得知任务的他只到这一次的事情不简单。

因此在泡澡的时候就联系特别行动处分部,要求他们帮自己查探这两个通缉犯的近期活动。

今天是这段时间夺取圣辉石或是别的什么东西的机会,圣修姆大教堂内的大部分人这时候都集中在外面的广场之上,内部的防御空虚,如果说这两个通缉犯想干点什么,必然会选择在这时候有所动作。

而刚才来圣修姆大教堂的时候,分部通过通讯器告知他的讯息就是的证明。

而凯洛特等的就是他们,不论是割喉者还是铁面具,谁都行!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能代替他的人!

只能说米波·维克托是两人之间比较好的那个选择。

凯洛特花费了一些时间在衣帽间内跟他“讲道理”,不得不说米波先生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没理由帮助一个特别行动处的敌人安置炸弹。

但是谁让凯洛特是一个善于“沟通”的人呢,他先是用自己的能力让米波先生平静下来,过程可能有些......但结果是好的。

然后友好的凯洛特向他介绍了自己箱子内炸弹的威力,紧接着当着他的面,把一枚炸弹贴在了他的背心,然后又告诉他自己手上有这种炸弹的触发器,他要是不按照他的指示去做,后果可能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或许到时候米波先生连别的东西都看不到了。

在米波不断的“问候”凯洛特的话语中,他还是拿上了炸弹,配合的走出了衣帽间。

凯洛特跟在米波的身后,保持大概五米的距离,做出严肃排查的模样,这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守卫呀。

五枚炸弹的放置很成功,凯洛特围着柱子做些动作可能会引起注意,但是现在是神职人员身份的米波先生却不会让任何人疑惑,他只是“恰巧”走过,又“恰巧”扶了一把承重柱而已。

在凯洛特努力工作的时间里,圣修姆大教堂内的餐馆已然开始,由司祭带路,引导公主还有圣耶哥大教堂的众人在整座教堂内进行巡游。

温莎还有安德森赫然在其中!

他们两个显然也注意到了凯洛特,保持着脸上微笑的同时,温莎的脚步明显转向了这边的位置。

凯洛特也有意提醒她一些事情,所以看着她轻轻点点头。

“不好意思,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温莎紧走两步上前,对安尼科大主教低声说道。

“没事儿,去吧,等会准时过来参加观礼就是了。”

安尼科的心情其实并不太好,因为眼前这座竞争对手的大教堂令他也不得不感到折服。

只是他能做到现在这位置,自然也不会因为这点情绪而迁怒他人,何况温莎是他的左膀右臂,帮他办了不少事,前两天还连同安德森弄到了...

...那方面的信息。

想到这,他的目光又转向身后的安德森,对于这个名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他还大的神父,安尼科感觉同样有些怪异。

安德森以一个孤儿的身份,从小小的仆人,历经20年,成为他这一派系顶梁柱般的存在,安尼科却从未看透过他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

北京盆腔炎费用
长沙白带异常去哪个医院
黑龙江治精囊炎哪个医院好
南京前列腺炎男科医院
天津哪个医院治疗早泄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