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重启之命运 四十五-梅连所罗门

2019年09月26日 栏目:故事

重启之命运 四十五-梅连所罗门“这里也没有吗...?”保持着回避感知的常设术式,卫宫士郎一脸无奈的从空无一人的房间退了出去。从

重启之命运 四十五-梅连所罗门

“这里也没有吗...?”

保持着回避感知的常设术式,卫宫士郎一脸无奈的从空无一人的房间退了出去。

从他和贞德两人分开行动之后,这已经是他潜入搜索的第二十间房间了,然而至今还是什么也找不到。

虽説卫宫士郎作为前英灵,现代魔术师中的dǐngdiǎn之一,不论是术式的设置还是物理层面的隐匿行动他都有自信可以避开绝大部份人的感知,但是,毕竟夜长梦多,尤其卫宫士郎自重生以来基本上一直都是伤残诅咒附身的样子,才一年多便濒死了三次,以这样的运气,他还真不敢肯定会不会就遇上那几个平时可能一生都遇不上的例外。

有见及此,卫宫士郎也只好加快搜索的速度,放弃太仔细的搜索,例如检查有没有暗道的工序便全部放弃。

始终,仔细想想的话对方可是在渡假中,特别对方可是二十七祖中少数比较像人类的存在,渡假时理论上应该也是以享受为主的。卫宫士郎就不信=dǐng=diǎn=连在渡假的时候所罗门也会躲在暗道这种要风景没风景,要空气流通没空气流通,要自然生态没自然生态的地方。

否则的话,那到底是监禁还是渡假?

“接下来...要搜索一下庭园吗?”

又再搜索完一间房间,回头一看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把整条走廊都搜了一遍,卫宫士郎无奈的捂着脸,象征xing的叹了一口气,就向走廊的转角位走去。

“唔?”

“诶?”

然后,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两声惊呼先后的响了起来。

卫宫士郎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老神父,眼眸中尽是不可置信,虽説为了加快搜索进度自己或多或少减低了防备,但那常设的术式可不是纸糊的。

原理就像以卫宫士郎为中心的小型雷达一样,只要有人走进感知范围卫宫士郎立即便可以察觉到,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凭着这个术式,他刚才少也避开了数以十计的修道院人员。但是,这个看起来和和气气,没半分危险的老神父却偏偏就能回开自己的感知。

“小妹妹,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难道説是迷路了?”和全神戒备的卫宫士郎相反,老神父完完全全的就把卫宫士郎当了作走失的小孩子,乐呵呵的笑了一笑便想要牵起卫宫士郎的小手“不用怕,安心,老爷爷会带你出去的...”

“到此为止了。”就在老神父将要碰到卫宫士郎的前一刻,略带稚气的声音悠悠的从庭园花圃传来“回来,那个人可是这边世界的喔。至于另外那位,既然相聚即是有缘,如果有兴趣的话要不来这儿谈谈?”

.........

重启之命运  四十五-梅连所罗门

.....

“哟,没想到你还真的过来了呢,我很高兴呢~”随着卫宫士郎走进花圃,一个黑发少年坐直了身子向他挥了挥手致意“可是,话説回来,没想到竟然能够入侵到这儿而不被任何人发现,以你这年纪来説还真是出se呢~小小的魔术师小姐。”

站到近处一看,黑发少年左边的袖子空荡荡的,但他却完全不在意,依旧的笑容满脸,仅余的右手五只手指都戴满了戒指,在他的身后立着一把洋伞,而少年则坐了在一张躺椅之上,显然,刚刚少年正是躺在躺椅上休息。

这个的打扮,这份的老成,毫无疑问,少年正是卫宫士郎此行的目标人物,梅连―所罗门。

“我是男的....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请把那「小小的」三字去掉。”看着对方听到自己是男的之后那惊讶的表情,卫宫士郎总感觉嘴角抽搐了一下“而且,説什么不被任何人发现,现在我不就被你和这神父发现了吗?”

“嘛嘛,説来惭愧,在他发现你之前,我可丁diǎn都没有察觉到你的存在喔?”梅连―所罗门向老神父招了招手,下一瞬间,老神父诡异的消失在卫宫士郎眼前,而一只同样带满戒指的左手亦出现在少年本身空荡荡的袖子“更何况,你会察觉不到他纯粹是因为没有接触过他这种隐匿xing极高的幻想生物而已?既然已经见过一次,那么在你而言要找出对应方法应该不是难事。”

“哼,你对我的评价还真高。”卫宫士郎不置可否的摆了摆手。

“説话还是回到原diǎn,如非他撞破了你的行迹,使你在那一瞬露出破绽的话,我也没有发现你的自信。”梅连―所罗门以不带一diǎn虚假的感情説出对卫宫士郎的赞美“那么,年轻的魔术师喔,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鸟不生蛋的教会?据我所知这儿既没有什么秘宝,也没有什么珍稀的东西。还是你想説你是来这里渡假的?”

“怎么可能?我可没有来到这种偏远地方渡假的习惯。嘛,如果説目的的话,现在已达成了。”

“喔?也就是説你是来找我的?”下一瞬间,收起了闹玩的表情,梅连―所罗门用犀利的目光扫了卫宫士郎一眼“我的行踪可不是谁都能够知道的..除了那讨人厌的鬼畜杀人狂之外,就只有我那可爱的后辈呢。那么,你又是用何种的途径获知的?”

一瞬间,对方的气势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説一刻之前梅连―所罗门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老成小孩子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便已变回真真正正的二十七祖。浑身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杀气,卫宫士郎敢担保,那怕他説错一个字,对方都有可能立时出手将自己扑杀。

“正如你所説,我是从希耶尔学姊那儿打听到你的所在的...嘛嘛,我可没有和你为敌的打算,总而言之先冷静一下好吗?”面对着对方**裸的杀气,卫宫士郎无奈的举高双手,作出投降的姿态。

虽然卫宫士郎本人不害怕并和梅连―所罗门开战,也不认为自己一定会战败,然而,他此行的目的可是要从对方那儿打听情报,开打对他没有一diǎn的益处。

要是真的开打的话,一方面不能避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不但这次行动势必泡汤,连苍崎橙子和贞德也有可能陷入危险。另一方面,就是假若自己战胜并抓走了梅连―所罗门,卫宫士郎可不认为对方在被自己打了一顿之后会乖乖的説出想要的情报,结果除了拿不到情报之外,还要白白得罪了一个二十七祖,这就得不偿失了。

更何况,除了利益的考虑,于人情上卫宫士郎也不想和梅连,所罗门开战。毕竟对方是爱尔奎特的忠实支持者,不但爱尔奎特受过对方的多次帮忙,而且要是有万一的话,对方可是肯定会帮助爱尔奎特的友军,单是看在这一diǎn已经足够令卫宫士郎三思了。

再者,虽然原因不明,梅连―所罗门也是对希耶尔维护有加。别的不説,单是从他牵涉到希耶尔的话题时的那份认真便可以得知梅连―所罗门对希耶尔的重视乃是出自真心的。而在卫宫士郎的认知中,ri后希耶尔被埋葬机关首席―纳鲁巴列克派去进行毫无胜算的任务,消灭二十七祖第七席腑海林―安纳修时,梅连―所罗门也是站到希耶尔那边的人,为了帮助希耶尔甚至连右足的恶魔也被腑海林干掉了。

自己重要的其中两个友人都和梅连―所罗门友好,于人情上,卫宫士郎也做不到梅连―所罗门开战。

综合以上两diǎn,卫宫士郎爽快的举高双手投降了。

眼见卫宫士郎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真正正的放下了防备,梅连―所罗门在瞪了对方一会之后,也只得半信半疑的收起了杀气......

济源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济源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嘉峪关白斑疯医院
嘉峪关白癜病医院
嘉峪关白癜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